能源格局洗牌:中国何去何从

2014年10月14日

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日前发布的《国外石油科技发展报告(2013)》显示,随着油砂、盐下油和页岩油气资源成为能源“新宠”,全球能源格局轴心已出现由中东向西半球转移之势,世界石油新版图逐渐浮出水面。

全球能源格局正在重新洗牌,世界各国都在调整能源结构体系,并在能源资源开发、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投资、能源市场秩序维护、能源安全保障等方面作出巨大努力。

“推动能源革命,实现低碳发展,新兴发展中国家比发达国家面临着更加艰巨的任务。”近日,在国际能源经济学会第四届亚洲大会上,清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何建坤如是说。

格局正起变化

长期以来,能源问题都是经济领域最热门的话题,能源甚至可作为划分人类历史发展的一种依据。

何建坤表示,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推动了能源体系新的革命性变革,大国能源战略均出现新趋向。

“德国、日本、美国等多国调整了核能战略,美、俄、中都在争夺技术竞争优势;各国都在突破非常规油气开发,扩大天然气比例成为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选项;同时,加大研发投入,开发储能技术、氢能技术、电动汽车等,抢占先进能源技术制高点。”何建坤说。

与此同时,能源结构体系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“以前,各国在石油进口方面需要加价与美国竞争,如果现在美国自己开发页岩气、页岩油,不再进口石油,那么原油价格会发生变化。这也将改变尼日利亚等国家的经济状况,它们将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方式。”国际能源经济协会主席Wumi Iledare说。

中国任务艰巨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快速的经济增长带动了对能源的需求。2013年,我国能源消费了37.6亿吨标准煤,相当于26.3亿吨标准油,已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。

“过去发达国家在能源使用中占据重要地位,而现在新兴国家消耗能源的比重正在上升。中国能源结构在总量上与国际差不多,但结构差别很大。”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表示。

他介绍说,我国煤炭比重达到67.5%,与印度相近,但与发达国家有很大不同。美国已将煤炭比重降到30%以下,核电提高到20%,而中国的核电仅占到发电量的2%。“这就使得中国在参加气候谈判时,受到更大的压力。”

由于能源结构的差异,我国在实现低碳发展方面面临艰巨的任务。“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已占世界的1/4,近年来新增长量占世界增量的60%;快速增长的化石能源消费,使石油、天然气进口比例分别达58%和31%,造成空气质量恶化、水资源和土地污染。”何建坤说。

他表示,在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方面,我国的目标是“十二五”末将碳排放量控制在40亿~41亿吨标准煤当量,东部沿海地区结合雾霾治理,开始煤炭消费总量控制,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,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。国内多项研究报告表明,2030年前后中国二氧化碳排放有可能达到峰值。

“中国已向国际社会承诺,要将可再生能源比重提升到15%,现在这个数值才达到9.8%,争取在2015年能达到11.4%。要完成这个目标,任务非常艰巨。”张国宝说。

助推能源变革

当下,页岩气和页岩油正成为全球能源开发的主要目标。“我们拥有的非传统油气资源非常丰富,主要的挑战是怎么开采这些资源。美国在深海领域的油气开采技术发展得非常快速。”Wumi Iledare说。

据了解,美国页岩气技术的突破已使其2012年的天然气产量比2007年增长24.9%,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由25%上升到30%。

“能源安全不仅是一种状态,更是一种能力。”中科院政策所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范英表示,这种能力包括面向全球的能源资源获取能力、基于市场的能源成本控制能力、能源储备应急能力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长期保障能力,而应对环境和气候变化的挑战是能源革命的关键,需要政策导向和市场机制才能实现革命性的转变。

在何建坤看来,推动我国新型能源体系革命,还需要创新能源经济学作为支撑。

“要建立先进能源技术评价标准,对技术经济评价方法进行扩展,由传统的技术成熟性、经济可行性指标扩展到环境影响和碳排放指标。同时,改革能源价格机制,推进碳排放额度交易市场建设,以碳税和碳市场等‘碳价’机制,引导先进能源技术创新和社会投资导向,促进能源体系变革和社会发展,同时促进国际合作和技术转让。”何建坤说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4-10-14 第4版 综合)